欢迎访问论文查重发表网站!
经济论文

中医药结合交互式音乐治疗儿童焦虑障碍的临床分析

【摘要】目的:探讨中医药结合交互式音乐治疗儿童焦虑障碍的临床效果。方法:将我院自2014年1月以来所收治的75例儿童焦虑障碍患儿,按照抽签尾数奇偶法将儿童分为音乐组(37例)和音乐+中医药组(38例)。两组均实施常规治疗,在此基础上,音乐组给予交互式音乐治疗;音乐+中医药组给予中医药结合交互式音乐治疗。评价:治疗前后躯体焦虑评分、精神焦虑评分、焦虑总分、生活质量的差异。结果:治疗前两组躯体焦虑评分、精神焦虑评分、焦虑总分、生活质量相似,t检验统计学差异不显著,P>0.05;治疗后音乐+中医药组相比于音乐组躯体焦虑评分、精神焦虑评分、焦虑总分、生活质量改善更显著,t检验统计学差异显著,P<0.05。结论:中医药结合交互式音乐治疗儿童焦虑障碍的临床效果确切,可有效减轻儿童躯体和精神焦虑症状,促进其在学校生活、同伴交往、抑郁体验、焦虑体验、认知成分、情感成分等方面生活质量的提升,值得推广。

关键词:中医药;交互式音乐;儿童焦虑障碍;临床效果

儿童焦虑障碍是以过分焦虑和担忧为特点的情绪障碍。目前,儿科医生对儿童焦虑障碍的认识不高,多跟器质性疾病混淆。儿童焦虑障碍及早确诊和治疗,可有效减轻和消除儿童情绪障碍,促进其身心健康发展,改善其生活质量[1]。本研究就中医药结合交互式音乐治疗儿童焦虑障碍的临床效果进行探讨,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将我院自2014年1月以来所收治的75例儿童焦虑障碍患儿,按照抽签尾数奇偶法将儿童分为音乐组(37例)和音乐+中医药组(38例)。所有患儿符合儿童焦虑障碍诊断标准[2],儿童家长、本人均同意本次研究。除外明确诊断的不适合参加机体活动躯体疾病或合并其他精神障碍者。

其中音乐组男17例,女20例,年龄10-11岁,年龄平均值(10.73±0.28)岁。音乐+中医药组男18例,女20例,年龄10-11岁,年龄平均值(10.31±0.14)岁。

两组儿童基线资料经X2检验、t检验显示无统计学意义。

1.2 方法

两组均实施常规治疗,包括给予心理疗法如认知、行为疗法和健康教育;药物治疗如抗抑郁剂和苯二氮卓类药物[3]。

在此基础上,音乐组给予交互式音乐治疗。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根据音乐进行游戏,可选用《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喜洋洋和灰太狼》、《找朋友》等儿歌吸引儿童,并在这些背景音乐中进行游戏,并跟儿童之间进行互动、彼此熟悉。2周1次,每次1小时,共开展6次。第二阶段让儿童个人感受音乐,每个儿童听不同基调音乐片段后用表情、语言和动作等表达,可选用《摇篮曲》、《吉祥三宝》等欢快音乐、《让我们荡起双桨》等放松音乐,《小白菜》等悲伤音乐。2周1次,每次1小时,共开展6次。第三阶段为表达音乐阶段。为儿童讲解故事,如童话故事等,主题跟同伴交往、父母争吵、友谊、学校生活等相关,并使其在听完后用敲打乐器的形式(可为木琴、沙锤、小军鼓等)表达自身的感受。2周1次,每次1小时,共开展6次[4]。

音乐+中医药组给予中医药结合交互式音乐治疗。脾胃湿热者给予藿香正气散或三红汤;肺经风热者给予麻杏石甘汤或桑菊饮加减;情志不舒者给予加味逍遥散或柴胡疏肝散。1天1剂,分早、中、晚三次服用,共服用12周。

1.3观察指标、评价标准

治疗前后躯体焦虑评分、精神焦虑评分、焦虑总分、生活质量的差异。

焦虑程度用Hamilton焦虑测量表评估,用5级法(0-4分),共14个项目[5]。

生活质量用儿童主观生活质量问卷,共52个项目,包括家庭生活、同伴交往、学校生活、自我认识等维度[6]。

1.4数据处理

儿童焦虑障碍患儿所有数据采用SPSS21.0软件处理,躯体焦虑评分、精神焦虑评分、焦虑总分、生活质量行t检验(`x±s表示)。统计学意义判定标准:P值低于0.05。

3 讨论

交互式音乐疗法是一种新疗法,音乐为一种艺术,也是人类情感外在表现[7]。交互式音乐三阶段疗法的实施,主要从第一阶段唤起儿童兴趣,使其消除害怕、害羞等心理,在欢快的音乐声中被吸引,并微笑着逐渐融入团体,参与游戏;第二阶段要义在于让儿童忘记焦虑障碍,并用自身情感、语言和行动等表达所听到的音乐,享受音乐带来的乐趣;第三阶段儿童听完故事后,也不顾虑敲打乐器对别人的影响,根据故事尝试以打击乐器来表达自身的情绪。交互式音乐治疗多以积极乐曲为背景,在活动中儿童以积极心态感受音乐和表达音乐,减轻了焦虑情绪,心境逐渐恢复平静,对改善焦虑障碍有极大帮助[8]。

而儿童焦虑障碍从中医上看多跟外感肺经风热、脾胃湿热、情志不遂等相关,跟儿童脏腑娇嫩、脾胃不足、行气未充、神形未足、易惊易怯等生理特点相关,根据辨证分型给予相应中医药治疗,可调节阴阳平衡和脏腑气血功能,达到和胃健脾、疏肝解郁、调和气血等作用[9]。

本研究中,两组均实施常规治疗,在此基础上,音乐组给予交互式音乐治疗;音乐+中医药组给予中医药结合交互式音乐治疗。结果显示,音乐+中医药组相比于音乐组躯体焦虑评分、精神焦虑评分、焦虑总分、生活质量改善更显著,说明中医药结合交互式音乐治疗儿童焦虑障碍的临床效果确切,可有效减轻儿童躯体和精神焦虑症状,促进其在学校生活、同伴交往、抑郁体验、焦虑体验、认知成分、情感成分等方面生活质量的提升,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 马明辉.交互式音乐治疗对儿童焦虑障碍的疗效[J].中国现代医生,2010,48(14):137-138.

[2] 汪善勇.交互式音乐治疗对儿童焦虑障碍的疗效[J].亚太传统医药,2011,07(12):117-118.

[3] 石珂.浅谈音乐治疗在当前儿科护理中的运用[J].医学美学美容(中旬刊),2014,17(10):407-407.

[4] Piacentini,J.,Bennett,S.,Compton,S.N. et al.24- and 36-week outcomes for the child/adolescent anxiety multimodal study (CAMS)[J].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2014,53(3):297-310.

[5] 石晓霞.运用音乐活动提高托班幼儿入园适应性的策略[J].科技创业家,2013,24(11):178,180.

[6] 刘双庆,陈晓红,龚科等.主动与被动音乐疗法缓解学龄期儿童包皮环扎术疼痛的效果分析[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3,19(31):3844-3847.

[7] Mathyssek,C.M.,Olino,T.M.,Hartman,C.A. et al.Does the Revised Child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 (RCADS) measure anxiety symptoms consistently across adolescence? The TRAILS study[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thods in psychiatric research,2013,22(1):27-35.

[8] 李瑾怡.音乐治疗在烧伤儿童治疗中应用的研究[J].中华损伤与修复杂志(电子版),2015,10(3):69-71.

[9] 王智玉,李延伟,陈智慧等.浅析焦虑与中医体质的相关性[J].国际中医中药杂志,2014,36(5):411-414.

热门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