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论文查重发表网站!
经济论文

关于教育理解与理解教育的阐述

【摘要】教育理解与理解教育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人们予以的解释可能不尽相同。“教育理解”可以阐释为以教育为尺度来理解其他事物,而“理解教育”,则可诠释为从其他事物去看待和分析教育。这两方面或许有交叉,但视角之差别还是很大的。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教育确实是社会的一个尺度。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不关注教育、重视教育。之所以可以从教育去理解一切,就是因为教育与哲学相伴,而哲学可以理解或者阐释一切。教育是人类永恒的课题,理解人自己以及人的教育,这一使命不会有终结之日。在这个过程中,在更好地理解教育的同时,教育理解的内容也必将随之继续发展和丰富起来。
关键词】教育;教育理解;理解教育;教育学;人
    教育理解与理解教育是两个不同的词组,也可以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人们予以的解释可能不尽相同。这里,我们也作出自己的解读。对于“教育理解”,熊川武认为,“教育理解,是指发生在教育世界(或学校)中的区别于一般理解的理解现象,以具体形态再现一般理解的实质”[1]。在本文中,我们权且阐释为以教育为尺度来理解其他事物,而对于“理解教育”,则释义为从其他事物去看待和分析教育。这两方面或许有交叉,但视角之差别还是很大的。我们按照自己的体悟对于这两个概念分别作一些讨论。
一、教育可否作为一种尺度
    最初的人类就只有两类活动,一是觅食,二是教育。觅食是为了活下去,而教育则是为了活得更好。尤其,因为教育活动的存在使得人类从一开始就与动物界区别开来了。经历了数百万年的演变,人类的活动种类由最早的两桩已经发展到了千百万种。然而,这千百万种之中,依然有最原始的觅食和教育的存在,它们一直与人类相伴相行。严格地说,最初的人类在语言上与动物差别不大,那时的人类只能发出单音节,与动物的发声相差无几。因而,通过语言来向下一代传递经验尚十分艰难。由于难以构成词句,通过词语来表达和传递经验也就是不可能的。大约经过了一百多万年,人类的口腔进化了,能发出多音节。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变化,多音节所能表达和传递的内容就极大地丰富起来,从而人类的语言也极大地丰富了。似乎可以说,语言的发展是决定性的,但根本还在于与语言相随的人的思想,语言与思想的同时存在才是决定性的。人类从自己的童年也进入到了少年时代。最后是文字语言的出现,文字语言出现的历史不足5000年。文字语言的出现标志着人类文明的到来,而人类文明最初只是在世界上少数几个地域出现,它们分别是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和古中华文明。这样,教育也起了根本性的变化。在有了多音节语言之后,传递经验的能力仍十分有限,很难将经验隔代相传。仅靠声音,难以留下很多东西给下一代,更不要说再下一代了。有了文字语言之后,经验就可以保存了,经过精选,几乎可以永久地保留给人类。这样一来,不仅是可以隔代相传,即便是跨世纪跨千年的流传也成为了可能。这意味着,相伴着语言文字的发展,教育进入到了成熟的阶段。综上所述,人类与其语言史、教育史大体上是同步发展的。人类从自己的童年到少年再到成年;语言从单音节到多音节再到文字;而教育则相应地从初步的到正式的,再到成熟的教育。也可以说,人类史就是它的语言史,同时也就是它的教育史。个体的人也是如此,个人的历史也就是他的语言发展史,个人的语言是与自己的生命一起充实、丰富和发展起来的。至今,我们每个人的语言还以不同方式在不同程度上发展着,且与自己的职业相关。隔行如隔山,其中之一指的就是在与职业相关的语言上,彼此生疏。然而,语言的发展已经离不开教育,即使是聋哑人也要上特殊的学校,学习特殊语言;人们还为盲人创造了盲文。教育都为此而操心,为各类人提供服务。教育是人类为自己做出的最伟大的创造,它不仅是伴随人类,还给予人类发展强有力的支撑,并且,人类越来越依靠教育了。无论是经济、文化、科学的发展都离不开教育的支撑。以经济为例,如今最发达的经济就必须紧靠着大学,美国的硅谷紧靠着斯坦福大学、加州理工学院;北京的中关村紧靠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武汉的珞珈山开发区紧靠着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这是因为,其一,人才培养的需要;其二则是科技产品开发合作的需要。综上所述,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教育确实是社会的一个尺度。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不关注教育、重视教育。摧毁教育的鲁莽行为曾经极为罕见地出现过,对此,人们难以理解。基于教育理解的正面阐述,我们可以确信那种古怪的现象不会再重演。
二、教育的发展不可或缺
    如今的世界,几乎都实行义务教育,并以立法加以保证。有的国家或地区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有的则实行十二年制义务教育。在美国,16岁的小孩若离开了学校,有关执法部门将立即传唤其父母或抚养人。有关地方部门若没有为义务教育的实施提供条件(从办学到为小孩提供课本),也要受到法律的追究。不少人可以依靠自学成才,为此,我们国家还开辟了“自考”这一条路,为那些通过自学而取得成绩的青年提供机会。可是,时至今日,完全依靠自学,成才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了。知识的海洋通过20世纪的“知识大爆炸”变得更为辽阔了。若没有教育的指引,在茫茫大海中还不知向何处航行。这就如同当一个人进入一个陌生的超大城市时,若没有导游或是导航,完全依靠自己摸索,可能经过很长时间还看不到这个城市的最精华之处,最具象征意义的城市地标。这也就是近两三个世纪以来研究生教育迅速从欧洲发展起来的原因,真正想要拥有接近前沿的研究,并且少走弯路,没有导师的指引是越来越困难了。我们国家在20世纪的三四十年代,已有硕士研究生的培养,总计培养了大约270名硕士研究生。研究生培养制度从20世纪50年代中断了约30年之后才恢复,并于80年代开始了博士研究生的培养。我们国家的教育发展进程虽起伏跌宕,但也能说明,教育是越来越不可或缺的了,并且,还需要更高层次的教育。我国有关的法律规定不低于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四投入教育,但这是经过多年的努力之后才达到的。在国外,有的发展中国家教育的投入达到了百分之五,而在发达国家中,则可多至百分之六七。总的趋势,政府已经更为清楚地意识到教育发展对于社会全面繁荣的重大意义。教育经济学的常识表明,高等教育学的受益者多系个人,因此需要个人缴纳学费;初等教育的受益者则是社会,因而政府为此买单。职业教育与经济发展有更直接的关系,所以这也是政府教育投资的主要方向之一。不过,职业教育是否发达,这本身也是一个经济问题,故而,职业教育也不是单纯的教育问题。职业及其相关的教育不是谁想发展便能发展起来的。在今日有些发达的大国,职业的种类数量超过了三千种,它能没有发达的职业教育吗?中国经历了最近30多年的稳定发展,职业的总数也大大地增加了,职业教育也就相应地有了明显扩展。在全社会中,教育不是个孤立的现象;在教育中,职业教育亦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19世纪的德国、20世纪的美国,在职业教育迅速发展起来的同时,获得更大发展的还是它们的哲学、科学、艺术,大批的哲学家、科学家和艺术家不断地涌现出来。职业教育不是仅靠鼓励就能发展起来的,应用人才也不是靠号召就能出现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顾其一、不顾其二,其结果往往只能是一二两不全。一个繁荣的社会所需要的人才是多种多样的,这多种多样的人才,社会本身有强烈的感受能力,它也有无可替代的自我调节能力。历史证明了计划经济的失败,但计划经济的思维方式似乎并没有完全消除,尤其是在教育领域。职业以及相关于职业的学问的出现,好像是很容易理解的;哲学、数学的产生似乎就难以理解了,它们是出于人的何种需要而产生的呢?对职业教育、应用人才培养的需要是好理解的,似乎用不着再去强调和号召,然而却偏偏有人如此。在中国,经常有人强调那些无需说明的事。而哲学、数学是一个民族的需要,更是繁荣教育所必需的。对这种需要的认识不仅必要,而且相对比较困难,因而,对其之强调或许更应该,然而却被长期忽视。这种现象多少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三、教育理解的表现
    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事实,相关于教育,产生了大量的交叉学问:教育经济学、教育文化学、教育社会学、教育政治学、教育人类学、教育生态学、教育行政学、教育管理学、教育法学、教育伦理学,还有家庭教育学、教育美学、比较教育学、教育政策学、教育财政学......未曾交叉,教育学自身的学问也有不少种类,如教育基本原理、教学理论、教学方法学、初等教育学、高等教育学、课程论、教育技术学、教育心理学、教育信息学、儿童教育学、成人教育学、特殊教育学、中国教育史学、外国教育史学、教育哲学、高等教育哲学、课程哲学......人很神奇,又赋予教育以神奇,教育本身也神奇,越来越丰富和有效的教育,又让后来的人更加地神奇。如此把神奇传递下去,从而由代代相传进而演绎成人间的神奇。如果可以从人的视角去理解的,当然也可以从教育的视角去理解;如果人是神奇的,那么教育必然是神奇的。从教育出发可以理解一切,包括理解人的神奇。或许,教育尚需努力,去理解更多,去解释神秘,窥见神奇,引导人走向神圣。有一个历史现象很奇特,但不奇怪。这种现象表现在人身上,便是古代的圣人都是学问家兼教育家,无论是古代中国的孔子、孟子、朱子,还是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概莫如此。这种现象表现在学问上,便是教育与哲学的相伴而生。孔子在创办教育的时候同时提供了哲学;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创办学园的同时,也提供了哲学。为什么会有这种相伴而生的现象呢?原因就在于,教育旨在给人以智慧,而哲学正是智慧之学,开启人的智慧的学问。欧洲人在开始博士教育时,即称Ph.D,亦即哲学博士。这表明,从远古至当今,教育与哲学都密不可分。为什么可以从教育去理解一切呢?就因为它有密不可分的哲学在旁边,而哲学可以理解或者阐释一切。常见有人对数学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对哲学亦然,熟悉却又陌生。其实,有几点可能是人们没有充分注意到的:第一,哲学和数学都来自人的心灵;第二,它们的真理性都是自我完成的;第三,它们看似无用,却无处不用;第四,每个人本身便是一种哲学存在,哲学不仅在我们身边,而且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只是没有将其呼唤出来;第五,世界也是一种哲学存在,我们看到的是它的五光十色,而那正是哲学发出的光芒。教育理解无异于哲学理解。
四、理解教育
    人与教育如影相随,彼此不离不弃,380多万年来就是如此。如今,即使是身为文盲的父母,再怎么穷也会要送小孩去读书,去接受教育。就是在偏僻的山村也会千方百计地办一所村小,让村里的孩子受到教育。然而,所有这一切是否能表明人们已经普遍地理解了教育的必要?人类诞生了300多万年,但关于教育的专门学问,自夸美纽斯算起,还不足五百年。五百年了,我们是否已经理解教育?是否已经把教育研究透彻了?恐怕再过五百年,也未必能够。即便如此,人们研究教育的步伐不应该也绝不会停止下来。历史可以证明,逻辑亦可证明。古希腊人基于他们对于教育的理解,提出了自由教育的理念。亚里士多德是最早倡导自由教育的人之一,他在《形而上学》一书的第一卷中就提出了“自由学术”[2]的概念。后来,在工业化浪潮中,专业教育向自由教育提出了挑战,于是兴起了通识教育。“1945年哈佛大学发表《自由社会中的通识教育》报告(即哈佛‘红皮书’)提出:教育可分为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两部分。”[3]到了20世纪,职业化及职业教育的兴起,再次向自由教育发起冲击,于是有了永恒主义教育[4]。其结果,并不是专业教育、职业教育的消失,而是自由教育的地位在迎接各种挑战中变得更为牢固了,在与职业教育、专业教育的并存中,自由教育更加充实、更加丰富了。整个教育呈现出五彩缤纷的景象,而自由教育则更加光彩夺目。在不同的内容和目的上,又纷纷出现了人文教育、科学教育、素质教育、伦理教育、环境教育、生态教育、研究生教育以及终身教育等。在人们不断地去理解教育的过程中,出现了快乐教育、挫折教育、情景教育、个性教育、全人教育等。在这个过程中,哲学与教育学再度携手,形成了结构主义教育观、后结构主义教育观、现代主义课程观、后现代主义课程观、科学主义教育观、人文主义课程观、本质主义教育观、存在主义教育观、生命哲学、生命教化、“四R”课程观、“五I”课程观[5]……人需要学的东西有多少,人需要教的东西大体上就会有多少。人需要识字,于是有扫盲教育;人需要能说能写,于是有语言文学教育;人需要算数,于是就有数学教育;人需要与其他民族交流,于是有了外国语言文学的教育;人需要学会更好地生存,于是有了生活常识的教育;人需要了解自然,于是有了自然科学的教育;人需要了解社会,也就需要有关社会科学的教育;人需要懂得自己,于是有了人文教育;人需要学会做人,故而有了伦理教育;人类创造了历史,也建立了各种史学,这样也就要根据各自不同的情况接受不同的史学教育。大凡一个民族最顶尖的科学家都会关心本民族最基础的教育。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特别了解最基础的知识在哪里;另一方面,他们更深切地知道教育对人的成长有多么的重要。这样,国家就会组织自己民族最杰出的语言学家来编写中小学语文课本;组织自己国家最优秀的数学家来编制中小学数学教材;最杰出的音乐家来参与中小学音乐课本的制订……也就是说,教育把最顶层与最基层联结起来了。当然,教育也把过去和未来联结起来,把历史与今天联结起来,把传统与现代联结起来。在面向未来的时候,不忘回望古典;在面向一切的时候,不忘一个根本:面向人的发展、面向教育自身。人类的知识还会扩展,因而教育内容不可能一劳永逸地固定下来;人类还将面临新的挑战,如何迎接那些挑战,亦势必求助于教育。由此看来,教育将是人类永恒的课题。因而,理解人自身以及人的教育,这一使命也就不会有终结之日。在这个过程中,在我们更好地理解教育的同时,教育理解的内容也必将随之继续发展和丰富起来。
参考文献
[1]熊川武.教育理解论[J].教育研究,2005(8):3.
[2][希腊]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M].吴寿彭,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5.
[3]顾明远.教育大辞典[K].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555.
[4][美]赫钦斯.民主社会中教育的冲突[A].任钟印.世界教育名著通览[C].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1994:1532.
[5]彭道林,张楚廷.“五I”课程观再释读[J].课程•教材•教法,2013(9):11-16.


 

热门期刊